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座城与一个家族

发布日期:2021-01-17 23:24 作者:广东11选五5计划网

  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城市像佛罗伦萨一样,低调而奢华。低调,是因为它从不张扬,这里没有高耸的高楼大厦,也没有被钢筋丛林,玻璃幕墙所占领,城市的外观没有被华丽的外衣所包裹,它依然保持着的模样,低调的出现在世人面前。说它奢华,是因为这里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完整地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城市与一个家族和许多大师的真迹,到处是艺术的宝库。

  这条时而平静时而湍急的河流就是阿诺河(Arno),它是佛罗伦萨的母亲河,它不但哺育了佛罗伦萨这座“百合花”之城,而且孕育了文艺复兴之花。河上气韵生动地跨着几座桥,它们就像一本本书,讲述着城市的历史。在北亚平宁山山麓阿诺河谷的一块平川上坐落着一座古老的城市,四周环抱以丘陵,城市有个好听的名字——翡冷翠。早在公元前8世纪,就有一支有着维拉诺瓦文化的古意大利居民来到这里,在阿诺河和穆鸟内河之间定居下来,他们就是埃特鲁里亚人。公元前59年罗马人在这里建起了方形古堡式城市。539年拜占庭人占领了城市,哥特人于541年夺取了该市。1183年城市成了自由都市。1860年,在复兴意大利期间,托斯卡纳以投票方式并入意大利王国。佛罗伦萨还曾一度是王国的首都。

  作为一座文艺复兴之城,佛罗伦萨最不缺少的就是古建筑。当我用好奇的眼光欣赏那些陌生的美轮美奂的建筑,惊诧于那些凝固的音符时,佛罗伦萨人却早就习以为常了。

  行走在铺满石板路的小巷,听着自己轻快的脚步声,被那些色彩明快的古老建筑包围着,感受着浓厚的文艺复兴文化气息,恍若间我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15世纪的古城,只是街上穿着时髦的行人不时提醒我时光已过了千年。

  佛罗伦萨市政广场(又称领主广场)是每个游人必到的地方,它是意大利最美的广场之一,广场上陈列着海神喷泉、大卫像、朱迪思和荷罗孚尼等雕塑以及著名的佣兵凉廊,每日接受着来自世界各地游客的膜拜。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些雕塑的头都望着一个方向,据说那里是佛罗伦萨人祖先起源的地方。这些雕塑,均出自名家大师之手,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徜徉在领主广场,犹如参观一座露天博物馆,熏陶着文艺复兴的文化气息,感受艺术带给心灵的震撼和洗涤。

  在市政广场上,你一定不会忽略一座骑马青铜雕像,他就是被佛罗伦萨人称为“国父”的科西莫一世。科西莫一世是美第奇家族的一员。“美第奇家族”(Medici Family)或译为“梅蒂奇家族”,是佛罗伦萨13世纪至17世纪时期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的传奇始于14世纪。1360年,乔凡尼·迪比奇·德·美第奇生于佛罗伦萨。他白手起家,把家族银行开到了意大利北部各城邦中。至1429年乔凡尼去世时,他已成为佛罗伦萨最有钱的人之一。这也为他的家族带来了政治影响力,使“美第奇”这一姓氏在佛罗伦萨众富商中脱颖而出,具有了相当的地位。此后,科西莫、洛伦佐先后操纵着佛罗伦萨的政治直到15世纪,随着1494年、1527年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的侵略,美第奇家族被驱逐。1531年,美第奇家族强势回归,之后,亚力山德罗·德·美第奇被封为世袭公爵,6年后被暗杀,年仅17岁的科西莫一世继承爵位,他不断强化军事实力,通过收购与征服,扩充地盘,在1569年将佛罗伦萨公国升级成托斯卡纳大公国。从此,美第奇家族名正言顺地统治了佛罗伦萨200多年。他们是文艺复兴巅峰阶段的缔造者,今天,佛罗伦萨几乎每个著名历史景点,都与美第奇这个姓氏有关联。

  在佛罗伦萨60多座宫殿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座宫殿就是维琪奥王宫。维琪奧宫是我在佛罗伦萨参观的唯一一座博物馆,并且请了中文导游讲解。老宫曾是自15世纪统治了佛罗伦萨近三个世纪的美第奇家族的住宅,现在是佛罗伦萨市政厅。老宫现在除了少数几个办公用房间之外,全部对外开放,成为老宫博物馆,馆内精美的雕塑和壁画蕴藏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在马萨乔、多那太罗、波提切利、德拉瑞亚、提香、曼坦尼亚等如雷贯耳的最为人熟知的艺术家背后,还有一个名字在这些文艺复兴巨匠的身后闪光,那就是———美第奇。美第齐家族十分热爱文化艺术,三百年间搜集了各地的宝物,总藏品约十万件。事实上许多画像和雕刻,就是为这个家族的成员而作,甚至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也是这个家族的遗产。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都曾受过美第奇家族的培养和赞助。这个家族曾产生了三位教皇,两位法兰西王后,一位托斯卡纳大公,还有其他一些英国王室成员,可谓显赫一时,直到1737年,才因爵位无人继承而告终。

  圣母百花大教堂是佛罗伦萨的标志建筑,不论在城市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见教堂高耸的大穹顶,它静静地坐落在佛罗伦萨的市中心,如一位睿智的巨人讲述着城市的沧桑和悠久的历史故事。

  看过一部美剧连续剧《美第奇家族》,其中很多内容就同这座世界著名的教堂相关。教堂的建成也是一波三折,命运多舛。教堂原址是建于4世纪的圣·雷帕拉塔教堂。1296年,新教堂开工建设,美第奇家族倾注了巨资。先是教堂的主体尚未完工,美第奇家族遭到驱逐,接着佛罗伦萨城发生鼠疫,教堂的建设断断续续。教堂的大圆顶如何落成,当时是一个难题。美第奇组织建筑师们集思广益,反复用模型推演,并派人去学习罗马万神殿的穹顶,最终花了175年时间才建成。从圣母百花大教堂开始,欧洲建筑正式从“哥特时代”进入了“文艺复兴时代”。

  世界上庄严雄伟的教堂很多,我有幸曾先后参观过规模宏大的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金碧辉煌的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如白色火焰的米兰大教堂、高耸入云的科隆大教堂、雨果笔下有着优美故事的巴黎圣母院等众多知名教堂,欣赏过它们各自独特的艺术魅力,但很少有教堂能如此妩媚。这座使用托斯卡那白、绿、粉色花岗石贴面的美丽教堂将文艺复兴时代所推崇的古典、优雅、自由诠释得淋漓尽致,难怪会被命名为“花之圣母”。花之圣母大教堂也叫佛罗伦萨大教堂、圣母百花大教堂,是文艺复兴时期第一座伟大建筑。

  乔凡尼·美第奇委任卓越的建筑师菲利浦·布鲁内莱斯基修建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这座美丽的圆顶建筑在乔凡尼之子科西莫的继续支持下完工,在样式及结构上达成了划时代的重大革新,影响欧美建筑500余年,至今仍是佛罗伦萨的象征。

  教堂正面是19世纪加建的新哥特风格门墙,有三个大门,正中门最上方为圣母怀抱圣婴像,两边分立十二门徒雕像,通常我们在教堂看到的十二门徒中间都是耶稣,这里却是圣母和圣婴,也许和教堂真正的名称Santa Maria del Fiore有关吧。教堂的三个门拱上分别画着天使报喜图、耶稣与圣人、洗礼图的圣经故事。

  与教堂热烈而繁复的外表相比,内部显得朴素而简洁,二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教堂内部宽敞高大,有着欧洲教堂常见的锯齿形穹顶,地面上的大理石拼花图案和我印象中教堂庄严肃穆的气氛有些不太协调。

  高大的立窗和美丽的花窗,这在欧洲教堂中经常看到,大多画着圣经中的人物和故事。

  教堂简约的主祭台以及祭台上的十字架。天主教与基督教的区分主要看十字架,天主教的十字架有耶稣的受难像。

  祭台上方就是教堂的大穹顶,是继罗马万神庙之后的又一大圆顶,圆顶高91米,最大直径45米。天才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仿造罗马万神殿设计的教堂圆顶,是古典艺术与当时科学的完美结合,连教皇也惊叹为“神话一般”。最不可思议的是,布鲁内莱斯基没有画一张草图,也没有写下一组计算数据,仿佛整座圆顶已经在心里建好了。他的墓就在教堂地下。伟大的米开朗基罗在设计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圆顶时曾说过:“我可以建造一个比佛罗伦萨教堂圆顶更大的圆顶,但绝对无法比及上它的美!”

  圆顶内部原设计不作任何装饰,后来16世纪佛罗伦萨画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在里面绘制了巨幅穹顶画《末日审判》。乔治·瓦萨里是文艺复兴艺术史《意大利著名的画家、雕刻家和建筑师列传》(简称《名人传》)的作者,也是欧洲最早的美术学院之一、佛罗伦萨艺术学院的创建者,这座学院正是在科西莫一世的支持下创立的。

  作为佛罗伦萨的中心地标,圣母百花大教堂除了高达91米的大教堂圆顶之外,最高的就算这身材苗条细长的钟楼了,它像一位忠诚的卫士,千百年来巍然屹立,传递着上帝的声音,俯瞰着佛罗伦萨的市井民情。

  钟楼地平面呈正方形,每边长14.45米,通高89米,由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与诗人但丁同时代的大画家乔托设计,故名“乔托钟楼”。如此高的钟楼,在中世纪教堂建筑中实属罕见。钟楼属哥特式建筑,由方型结构向上堆叠成柱形,外墙铺彩色大理石,表面布满精心设计的拼贴图案和繁复的浮雕。

  钟楼建于1334年至1359年间,乔托花了三年时间,盖起底部两层后去世。底部两层为无窗闭合式结构,四周分别装饰着六角形和菱形浮雕饰板,下一层的饰板表现的是《创世纪时人类的生活》和《人间百艺》。上面一层的饰板表现的是天上《诸星宿》、人间《诸德行》、《诸善艺》和《圣事诸仪》。往上两层是由昂德雷阿皮萨诺负责建造的。上下四周分别装饰着16个供有雕像的壁龛和16个假壁龛。壁龛里的雕像分别是男女诸先知和洗礼者圣约翰。原作都移到了营造博物馆里,现在看到的是复制品。再往上,钟楼的其余部分都是弗朗切斯科塔冷蒂于1350年到1359年间完成的。他把上面分为三大层,每层都开有带螺旋状石柱的新哥特式窗户,上面饰以人字形图案。

  乔托迪邦多内(1266—1337年)摆脱了过去的艺术形式将平板的金色或蓝色背景改为透视画法的一般背景,将重点集中在生动的叙事以及精确自然的对轮廓和风景的表现,被认定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开创者和先驱者,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

  乔凡尼·美第奇是美第奇家族第一位赞助艺术的人,他援助过马萨乔,正是这位早逝的天才在透视法等方面对绘画做出了彻底的改革,并将一个世纪以前乔托的气息传递给后来的巨匠们。

  在世界各地著名建筑物的大门上都有铸造或雕刻精美的浮雕,这其中最著名的恐怕就是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堂之门”的青铜大门了。“天堂之门”是佛罗伦萨圣乔万尼洗礼堂的东侧礼拜门,正对圣母百花大教堂,毗邻乔托钟楼,是吉贝尔蒂(Ghiberti)制作的。这座八角形建筑,又名圣约翰洗礼堂,使用同大教堂一样的大理石,除西侧外,三侧各有一扇大门。南侧的青铜门是由安德烈·比萨诺于1330年制作的,28张图样是关于约翰传教的故事;北侧青铜门也是吉贝尔蒂的作品,由28张图样组成,主题是表现基督的生涯及其12门徒的事迹。

  “天堂之门”镀金青铜浮雕是在美第奇家族的资助下,由文艺复兴建筑大师吉贝尔蒂所造,自1425年起耗时27年才完成,现为复制品,原件被收藏在大教堂的博物馆中。总高565厘米、镶嵌在铜门框格内的浮雕表现了旧约圣经的十个故事,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是: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该隐杀害他的兄弟亚伯;诺亚醉酒和献祭;亚伯拉罕和以萨献祭;以扫和雅各;约瑟被卖为奴;摩西接受十戒;耶利哥的失败;菲利士人的战争;所罗门和示巴女王。

  让我们单画面的欣赏其中的几幅作品。左扇门第三幅:以扫和雅各出生;以扫向雅各出卖长子权;以撒令以扫外出打猎;以扫外出打猎;利百加忠告雅各;以撒骗局。

  右扇门第三幅:约瑟被他的兄弟卖给商人;在卞亚悯袋中发现了金盃;约瑟向他的兄弟们表明身份。

  圣母百花大教堂可同时容纳一万人,曾是世界第四大教堂。大教堂、钟塔与洗礼堂构成的教堂建筑群作为佛罗伦萨历史中心的一部分1982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晴朗无风的天气,催生出浓浓的游兴,乘上马车,去感受意大利的浪漫,向老时光致敬。

  在佛罗伦萨,除了显赫的美第奇家族,还有一位人物人们无法忘记,他对世界文坛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他就是《神曲》的作者但丁。但丁出生在佛罗伦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他遭放逐的经历堪与屈原相比,他创作的《神曲》隐约窥见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思想的曙光,对欧洲后世的诗歌创作有及其深远的影响。

  爱情是伟大作品的催化剂,正是刻骨铭心的爱情激发了作者强烈的创作欲望,使我们今天能够有幸欣赏到如此美妙的诗文。因为爱情,诞生了卢梭的《忏悔录》,也催生了但丁的《新生》,并将自己一生单思的恋人,在《神曲》中描绘成集真善美于一身、引导他进入天堂的女神,以此来寄托他对恋人的美好情感。《新生》为但丁晚年创作《神曲》作了情感和素材的准备。在但丁之家附近,有人扮演成历史人物朗诵着著名的《神曲》。

  佛罗伦萨这座城市历史上也是多灾多难,1347年秋天爆发过黑死病;1966年,洪水淹没了这座城市。这栋房屋墙上的标记就是当年洪水曾达到的高度。

  老城中会看到许多这样上部凸出的房屋建筑,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古时候是按建筑占地面积收税的,人们为了少缴税,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看来,几个世纪前人们就懂得合理避税了。

  走在老城中,不经意的一抬眼就可以看见教堂高耸的钟楼,信仰的力量无处不在!钟声响起,雄浑悦耳,在天际间传播,在建筑间回荡,敲击着人们的心灵,告慰着逝者的灵魂。

  这座教堂与花之圣母大教堂外观上很相似,看来托斯卡纳地区盛产大理石,这座闪耀着文艺复兴时代光芒的教堂虽不及大教堂名声大,但也散发着不朽的艺术魅力。圣十字教堂由阿莫尔福迪坎比奥于1294年开始设计和建造,属于哥特式的建筑。教堂建设直到1443年初步完工,但整个立面是1863年才增建,1842年加建教堂后面的哥特式钟楼。教堂内有一些重量级名人的纪念碑和陵墓如:但丁、米开朗基罗、伽利略、马基维利、罗西尼等。教堂的窗玻璃彩画是14世纪末期作品。教堂的圆顶帕奇礼拜堂由布鲁内莱斯基所设计。礼拜堂里有阿鸟洛加迪的壁画《圣十字架传说》,祭坛上有杰里尼作的画作《圣母和圣徒》。

  教堂的大门虽没有“天堂之门”那样蜚声于世,那些鬼斧神工栩栩如生的浮雕在我眼里依然散发着无法低档的艺术魅力。

  教堂前伫立的这座雕像就是大诗人但丁,塑像基座有雄狮护卫。你是否也希望寻找《但丁密码》里的秘密呢?但丁被逐出佛罗伦萨后在拉文纳度过了最后时光并葬在那里。所以在圣十字教堂里只有但丁的衣冠冢,而佛罗伦萨为了赎罪,至今一直为拉文纳但丁墓里的长明灯提供灯油。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很多人都熟悉这句名言,但你知道吗,它是源自于但丁的经典语录。与名人合影也是游客的一个心愿吧。

  阳光温暖地照射在在佛罗伦萨最古老的广场,广场四周色彩艳丽的房屋在阳光下生动而鲜活。天空蔚蓝纯净,云朵雪白缥缈,空气清新透彻,心不由得飞扬起来,眯着眼睛,和阳光一道,感受城市的魅力。

  望着广场上悠闲安适的人们,我的懒惰癌又发作了,真想就这样坐在广场上,在慵懒的阳光下,什么也不做,仅是晒晒太阳发发呆。

  这些古老的遗存让我们清楚的看到了历史的沉淀和城市的发展,感受到了自然与历史的沧桑变迁,而那些艳丽的色彩,让那种当年的辉煌或者残酷,变得风轻云淡起来。

  如果要找一个地方眺望佛罗伦萨城的景色,米开朗基罗广场无疑是最佳地点。米开朗基罗广场位于阿诺河对岸,广场中央有大卫雕像的复制品。大卫像的下端四角是著名的《夜》与《昼》、《暮》与《晨》雕塑复制品。

  站在米开朗基罗广场远眺,远山、近水、教堂、房屋、蓝天、白云、绿树。。。一幅优美的城市画卷呈现在眼前,迷醉了我的眼。

  阿诺河像一条绿色的丝带,蜿蜒流淌,贯穿全城。河上,横跨着很多座造型优美的古桥,每座古桥都记录着一个昔日的传说。

  在这些桥中,最为知名的是位于三圣桥下边的“旧桥”(ponte vecchio),它是阿诺河上唯一的廊桥,把乌菲齐美术馆和皮蒂宫连为一体。这座饱经沧桑的老桥建于古罗马时期,1177和1333年曾受到洪水侵袭,只剩下两个大理石桥墩。现在这座造型典雅的三拱廊桥是 1345年在原有的桥墩上重建而成,桥面过道两侧坐落着三层错落有致的楼房,桥面中段的两侧留有约20米宽的观景台。1944年夏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Arno河上十座古桥中的其它九座都被纳粹军队炸毁,唯独“旧桥”安然无恙。

  使这座古桥出名的并不全在于它古老而传奇的历史,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曾经演绎过另一个版本的“廊桥遗梦”,它的主人公正是被世人所仰慕的伟大诗人但丁。但丁在这里遇到了让他一见钟情并思念一生的少女贝特丽丝,正是在“廊桥”的一次邂逅造就了但丁“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同时也是新时代最初一位伟大的诗人”的地位,同时也造就了旷世诗作《神曲》。

  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心脏是佛罗伦萨,那些最为人熟知的艺术家,多半与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艺术家中又有很多受到过美第奇家族的赞助。美第奇家族最重大的成就在于艺术和建筑方面,在文艺复兴时期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乔凡尼是这个家族中第一个赞助艺术的,援助马萨其奥并且重建圣洛伦佐教堂。科西莫·美第奇著名的艺术合作者是多那太罗和菲利波·利比修士。洛伦佐是文艺复兴盛期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赞助过的艺术家中最有名的是达·芬奇,而米开朗琪罗,更是一生都和美第奇家族密切相关。在建筑方面,美第奇家族给佛罗伦萨留下了乌菲兹美术馆、碧提宫、波波里庭院和贝尔维德勒别墅等著名的景点。除了在艺术和建筑方面的成就,该家族在科学方面也有突出贡献,赞助了达·芬奇和伽利略这样的天才。这些惊人的成就使得美第奇家族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

  健硕的大卫守望着老城,那里,曾经记载着文艺复兴文化的辉煌。“我们不能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但没有美第奇家族,意大利文艺复兴肯定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面貌”。


广东11选五5计划网
广东11选五5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