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海南古城遗址水会所城挖出石碑座、青花瓷片等

发布日期:2020-10-24 10:44 作者:br88冠亚官网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黎母山镇大保村委会水上市村一条毫不起眼的小土坡,是8岁的王乐和小伙伴们常来玩耍的去处。

  当他们迎着风一路呼啦飞驰时,或许不会想到脚下踩着的是海南目前唯一有完整轮廓的古城遗址——水会所城。日前,海南省博物馆考古队再度到此探访,采集到石柱础、石碑座、青花瓷片等一批文物的同时,也为这座在风雨中默默矗立了400余年的古城堡拼凑出一段更完整的历史。

  位于海南腹地的黎母山,如谜般横亘于历史脉络深处。千百年来,一代代的黎族先民习惯于聚居在此。明朝嘉靖年间,政治家海瑞看到黎人居住在深山老林,交通极其不便,就曾于《平黎图说》等奏章中提出在中部山区开辟“十”字道路,并设县立所、创办学校、添置驿站的设想,但因条件限制未能如愿。

  据《万历琼州府志》及《水会所平黎善后碑记》记载,直到万历二十五年至二十七年间(公元1597年至1599年),琼山南部地区(现琼中黎母山地区)的黎族群众在首领马矢的带领下多次发动起义,朝廷派兵平乱后,于万历二十八年在水上市村设置“水会守御所”并修筑城池,水会所城因此诞生。

  为什么会选择建在水上市村?明政府官员、巡道林如楚在《琼岛图说》中梳理了万历年间海南中部地区的道路建设情况,肯定了水会所城的交通要冲地位:东达万宁、陵水,西通儋州、感恩,往北便是琼山和定安,“十”字状的道路已经形成“丁”字状。

  “这里是黎族聚居的核心地区,且处于当时中部的交通要冲,对稳定社会和维护统治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海南省博物馆考古部副研究员何国俊博士认为,“水会守御所”的诞生,标志着海南岛中部黎母山地区军事地位的确立,而随后城池、抚黎厅、社学的相继建立,则让水会所城一跃成为海南中部的政治、军事、经济贸易和文化教育中心。

  上世纪90年代初,《琼中县志》编撰人员现场考查水会所城时,基本确认了它的规模:城墙周长1180米,高2.16米,宽3米;东西相距600米,南北相距300米,呈土石结构。“我们经过考察后发现,城墙的四个角是弧状的,这也让整个城址平面略呈椭圆形。”何国俊告诉记者,虽然古籍中记载的东安门、南平门和西安门等三个城门以及城墙上的四座城楼已然不存,但也依稀能分辨出东安门、南平门所处的大致方位。作为一个扼守交通要道的“千户所”,水会所城本身人数就不算少,再加上流动人口,古城的繁华不难想象。据《琼中县志》记载,水会所城建成后,有客商10多人在此置店兴市,是为琼中商业之始。

  水会所城的繁华,究竟持续了多少年?史料中没有明确记载,考古专家们也只能根据古代公署衙门多随朝代更迭而沿用这一传统,大致猜测水会所城可能一直使用到清代。

  村里的老人告诉记者,日军侵琼期间曾轰炸过村子,再加上后来村民拆取城砖回去盖猪圈和民房等,导致城址内建筑与城墙圮毁。可尽管如此,仅存的土墙框架依旧让水会所城成为了海南目前唯一有完整轮廓的古城遗址。

  自2011年起,海南省博物馆考古队多次对水会所城古遗址进行考察与发掘,基本摸清了城址的结构布局和修筑方式,更在城内采集到石柱础、石碑座、砖、瓦及明代晚期青花瓷片、铜钱等一批建筑构件与文物。

  “水会社学,取府学生儒教黎童习读,黎人因此知学。”据清代雍正《广东通志·吴俸传》记载,马矢事件之后,琼州通判吴俸鼓励在水会所城内办学,并从当时海南的最高学府——“琼州府学”中挑选优秀学生到山区执教,水会社学由此诞生。

  何国俊介绍,根据现有史料记载,水会社学的设立不仅开了黎族教育之先河,更极有可能是古代海南中部地区的唯一一所官办学校。

  曾编写《海南教育史志》的文史专家王俞春也认为,水会社学不但使所城当地的黎族子弟受惠,就连周边定安和儋州等州县,甚至居住在南面深山的所谓“生黎”学童,只要交通允许,也都要慕名前来求学。

  何国俊透露,接下来他们将对水会社学遗址进行进一步的考察发掘,也希望能为水会所城这座万山重绕的孤城拼凑出更加鲜活完整的文化记忆。


br88冠亚官网
br88冠亚官网